為房屋供應訂立長遠政策

1994年1月26日
陳偉業議員:
主席先生,香港公共房屋由一九五三年的廉租屋到現今的和諧式公屋,所取得的改進和成就是有目共睹的。環顧東南亞各國,香港人是足以自豪的。但是,整個房屋政策,特別是房屋署的運作,仍然存有不少問題,而公屋的重建,更是房委會所面對的眾多問題中較為複雜及困難的一個。這個問題在今次中期檢討報告書內,亦是一個檢討的重點。在公屋重建計劃方面,這次的檢討結果,對整體重建計劃是有重大影響。一九八七年,房委會決定對舊型公屋進行全面重建。當時提出的理由包括:第一,在維修費比例方面,舊樓約是新樓的3 倍,但維修後舊型樓宇的環境仍然較差;第二,大型的廉租屋不應永遠存在;第三,大部份較舊型的公屋極須重建,以便提供美好的居住環境,以及平衡各類型房屋的發展。這是在一九八七年提出的理據。
在今年的檢討中,房委會對九七至九八年以後的整體重建計劃,只是說會按個別計劃進行研究,而對居民已遷離的舊型樓宇,亦說不一定會隨即將騰空的大廈拆卸。房委會反而會將居民已遷出的舊型單位重新翻新,為房委會多製造一個額外的房屋供應來源。主席先生,房委會的新重建策略,顯然推翻八七年的重建構思。現時的建議可說是公屋政策的一大倒退。香港寸金尺土,將舊型的公屋翻新,不但令有關的單位長時間空置(因為維修需時),而且會增加維修的成本。
有關舊樓維修費問題方面,房委會已在八七年有一個定論,但是現時對八七年所提出的理據,竟然隻字不提。房委會在八七年訂定立場和政策時所依賴的研究資料和理據,究竟是否有錯誤呢?房委會應作出解釋。
本人認為房委會在重建計劃時,應該依據兩項原則:第一,包括在五年重建期內的屋,房委會應該有責任進行全面重建。即是說,任何屋單位如屬於五年重建計劃的,都應進行全面重建,送舊迎新;第二,屋內如有樓宇破爛或環境惡劣的,亦要進行全面重建。
此外,主席先生,在檢討長遠房屋策略問題,以及在考慮整體資源分配和重組時,我覺得房委會應要切實考慮和研究各個階層,特別是低下階層的需要,因為入息和能力較低的人士(特別是公屋居民),在面對變遷和改變時,他們的適應能力一般是較低的,所面對的困難和打擊亦會較多和較大。所以,在執行重建計劃時,執行的部門(特別是在地區上工作的人員)和房委會,應該要體恤受影響市民的憂慮,不應只將受影響人士當作一個數字、一個單位,而應該將受重建影響的居民,當作一個有血有肉,有感覺的人。在處理問題時,我希望房委會的成員和職員應該給與多一點尊重,少一點權威的壓迫。
主席先生,對部份已經在須重建屋住了20 至30 年的老居民來說,重建是一個影響極大的決定和過程,因為他們已習慣了一個老化的社區,對他們來說,一草一木都是極為親切的。對他們來說,重建就等於一個抽離、割絕,甚至是連根拔起。面對這種情況,老居民是痛苦多於喜悅的。我覺得在重建過程中,房委會必須公開重建的有關政策和資料,並將所有資料給與居民,而有關資料必須詳盡。例如,對於進入第36 個月滾動期的居民而言,當局應向所有受重建影響的居民清楚告知指定安置屋的地點、樓宇的種類、數目、租金、交通情況和社區設施等,因為這是他們日後居住的社區。
此外,房委會的職員在處理重建居民的問題時,應該與他們建立緊密而親切的關係。現時重建區內的一個最嚴重問題,就是受重建影響的居民所成立的居民組織,往往與房屋署及房委會對立。這種對立會引起居民更多的不安。由於溝通不足及錯誤訊息的傳送,更容易激發不安的情緒及恐慌。對居民來說,這不但不合理,更違背了重建是為居民改善居住環境的原意。
最後,主席先生,我認為重建是給與居民一個新生的機會,亦應給與他們一個美好的環境。任何重建的政策亦必須符合這個原則。
本人謹此陳辭,支持原動議和修訂動議。